乐视网沉浮:行至退市边缘 拍卖核心资产输血自救

通信产业网|2018-09-29 08:48:22
作者:中国经营报 来源:中国经营报

乐视网(300104.SZ)的命运再起波澜。

在2018年3月融创发布会上直言“有谁愿意接盘乐视,我打折卖给他”的融创掌门人孙宏斌,近日却耗资7.73亿元,坐上乐视控股旗下核心资产乐融致新和乐创文娱第一大股东的宝座。

令外界始料未及之余,也令乐视网核心资产乐融致新出表,由此,乐视网空壳化的预期加强。

乐视网内部人士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之际直言:“拍卖是双赢的选择,对于公司来说,亟待资金偿还债务。”同时,乐视网也提及“下半年存在持续亏损的可能性。如经审计后公司2018年全年净资产为负,公司存在股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此次拍卖也被业内视为超级电视品牌“乐融”借助融创旗下的居家、社区、文旅项目获得新的产品输出通道。

但在黑电低迷态势不改、乐视超级电视信用透支等背景下,融创操盘后的乐融品牌,恢复昔日互联网电视第一品牌的辉煌仍存极大挑战。

去乐视化

“乐视网近一年可以说是走在从‘去贾跃亭化’到‘去乐视化’的路上。”两个月前从乐视网离职的一位李姓人士感慨道。

业内倾向认为乐视网‘去贾跃亭化’进程始于2017年7月贾跃亭卸任乐视网董事长。此后,操盘乐视超级电视的梁军、高飞、张旻翚、蒋晓琳等人陆续离职,刘淑青等融创人士相继进入乐视网核心岗。2018年7月,效力乐视网十四载的乐视联合创始人刘弘卸任乐视网副董事长,这被外界视为乐视旧部核心力量落幕的标志。

与人事、组织架构等调整相伴的是融创对乐视旗下超级电视、影业等多个业务板块的更名及乐视资产不断质押给融创。此间,承载乐视大屏生态战略核心的乐视致新更名为“乐融致新”、乐视大厦更名为“乐融大厦”等都被视为融创试图去掉“贾跃亭”烙印的体现。

乐视网近日数次公告澄清,“贾跃亭先生仍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但融创旗下的投资公司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嘉睿”)以总共7.73亿元的底价拍下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视影业(持股比重为21.8122%)和乐融致新(持股比重为18.38%)全部股权,并成为两家公司第一大股东。这被外界视为贾跃亭控制的乐视控股将失去乐视两个最优质的资产。

具体到各标的资产拍卖时的估值来看,乐创文娱能够按计划持续经营,并实现相应收益预测的前提下估值为34.8亿元。而2016年6月乐视网收购乐创文娱时,对乐创文娱估值为98亿元,这意味着,目前乐创文娱估值已缩水逾六成。根据乐融致新此次拍卖股权所占比例及成交价格来看,乐融致新估值近13亿元。另据乐视网2018年6月公布的对乐融致新估值报告显示,在市场法下乐融致新估值为96亿元。综合推算,乐融致新目前估值缩水近86.46%。

“不排除融创有慑于流拍而导致资产折旧的顾虑,但从标的资产的拍卖价格、成色、想象空间等来看,投资风格看似冒进的孙宏斌实则投资眼光稳且准。”广东煜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国平直言。

固然乐创文娱属于乐视非上市资产,且乐视网有对外界所言及的“贾跃亭彻底告别乐视,孙宏斌全面接手乐视”等类似论调予以明确否认,但作为乐视超级电视载体的乐融致新、内容资源载体的乐创文娱一直被贾跃亭看作是乐视撬动大屏生态,打造“客厅经济”的核心要素。而此番变化, 这也引起业内对于乐视网赖以支撑的“平台+内容+终端+应用”大屏生态难以为继的担忧。

另据乐视网新近模拟测算统计的结果显示,如乐视网2017 年度合并范围不包含乐融致新,上市公司与乐融致新相关的广告、会员、CDN 服务费等收入占总营业收入比例约40%左右。乐视网也公告称,若乐融致新出表后,处置日之后乐融致新产生的终端相关的资产、负债、净利润及现金流量将不再纳入合并范围。

“这势必将会引致乐视网营业收入的‘缩水’。”家电分析师梁振鹏称。

乐视网方面向记者表示,对于业务方面,结合目前双方经营状况及发展计划,不存在因出表而直接导致公司业务经营及公司与乐融致新的合作模式发生根本变化,但存在因乐视网持有乐融致新股权比例变更后,双方合作模式进一步调整的可能。而上市公司合并范围最终以审计机构意见为准。

双赢局面?

融创并不愿就此次司法拍卖做置评。但对于乐视,却亟待资金输血。

以乐视网最为外界诟病的关联债务为例,乐视网与非上市体系于2018年8月首度就债务规模达成共识,认定其约67亿元。相比之下,乐视网2018年6月30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4.77亿元。

乐视网称公司现任管理层也在推进与非上市体系的谈判进度,期望非上市体系可以解决其与上市公司之间债务问题,但上述乐视网内部人士也表示,“后续谈判效果很大程度仍依赖大股东的处理意愿及态度。”

该人士说:“目前上市公司与非上市体系债务处理小组已形成的债务问题处理计划,并未通过现金方式偿还,基本以债权转让、资产处置等方式来抵消非上市体系对上市公司的现有债务。”这意味着,乐视网短期无法获得现金支持,经营困境并不能直接、有效解除。对照乐视网此前披露的信息,截至2018年9月底,仅预计到期的金融机构借款类债务就高达约19.13亿元。

在吴国平看来,融创系7.73亿元的拍卖款项即便火速驰援乐视网也是杯水车薪。对于2018年上半年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创下亏损11.04亿元的乐视网来说,短期内通过改善业务经营恢复公司现金流和供销体系也不现实。同时,已趋于空壳化且债务缠身的乐视网也缺少借助二级市场、金融机构、第三方融资的能力。

此外,乐视网9月26日称,“控股股东秘书、天津嘉睿邮件回复目前均不存在增持公司股票及投融资、资产整合等化解公司债务危机的方案或计划。”

在DISCIEN高级分析师张呈正看来,乐视超级电视信用透支和品牌重塑的不确定性是融创必须直面的问题。同时,AVC数据显示,国内黑电市场销量2018年仍将延续2017年的近十年新低的局面。对于2017年销量已由2016年的600万台锐减至150万台的乐视超级电视来说,在融创操盘之后,寻求逆产业周期增长并强势回归主流品牌阵列将是不小的挑战。

与待卜的发展前景相反的是乐视网股价近日的持续上涨。逾160亿元的市值虽相较于巅峰期逾1500亿元的市值大幅缩水,但对比TMT板块绝大多数上市公司的市值来说,乐视网不仅市值泡沫化特征显著且股价涨幅较8月20日阶段性低点近乎翻番。

“乐视网股价如今体现的是游资投机炒作之际的交易价值而非它本身的投资价值。”吴国平直言,乐视网股价极具认沽权证的特点,游资持续炒作或有崩盘风险。

“游资炒作风险叠升使公司很被动,建议投资者注意风险。”上述乐视网内部人士续称,“公司会于合法合规的前提下,尝试各种途径尽力来规避退市风险。”

【欢迎关注通信产业网官方微信(微信号:通信产业网)】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通信产业报”或“通信产业网”字样的文章,凡标注有“通信产业网”或者“www.ccidcom.com”字样的图片版权均属通信产业报社,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摘编等用于商业用途。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通信产业网”。

关于通信产业网
通信产业网是通信产业报社主办的面向通信行业的新锐网络媒体,以“资讯专业 社区活跃 资料实用”的特色报道通信产业趋势,服务通信行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