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融资迷局:滴滴、阿里、戴威的三角博弈

通信产业网|2018-09-10 08:31:57
作者:马程 来源:全天候科技

接近ofo管理团队的人士称,ofo最可能的结局是被滴滴收购,只是早一步晚一步的问题,但卖身阿里或阿里系也不是100%没可能。掣肘滴滴、ofo达成收购的“死穴”是,滴滴想“低价收购”,戴威拒绝ofo的方向被滴滴把控。

ofo仍在努力续命。

9月5日,据多家媒体报道,ofo将完成E2-2轮融资,融资数额达数亿美元,由蚂蚁金服领投,滴滴跟投。据说融资消息是从ofo内部传出来的。

全天候科技就此向多个相关方求证,ofo公关回复“好像是,具体细节不清楚”,滴滴方面“不予置评”,蚂蚁金服也“不予置评”。

关键相关方的模糊回应令这轮融资消息真假难辨。全天候科技就此询问多位接近ofo和蚂蚁金服的投资人士,他们均表示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关于ofo的消息太多了,也许是不实消息。”,一位投资人说;也有投资人表示,“ofo这轮融资即便是真的,也是为解决短期问题,9月发工资的时间快到了,不太可能是战略投资。”

这个夏天,ofo已经多次传出将被滴滴全资收购的消息,收购金额一再降低,ofo联合创始人于信也多次出面否认。但不少业内人士都认为,无论收购金额如何,ofo难逃卖身结局。

尽管处境艰难,到目前为止,CEO戴威一直在坚持,他也在鼓励ofo员工,希望他们对ofo保持信心。

但从近期爆出的种种消息看,ofo已经不堪一击。9月5日,就在ofo融资消息传出的当天,《南方都市报》报道,用户反映ofo退款困难,拨打客服电话无人应答。这条新闻还登上了微博热搜,引发更多人互相询问退押金的问题。

不久前,ofo还被曝出拖欠多家供应商货款。8月31日,上海凤凰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称,已起诉东峡大通(ofo共享单车运营方)。公告指出,2017 年,凤凰自行车与东峡大通签订了《自行车采购框架协议》后,凤凰自行车与东峡大通签订了多份采购合同。截至起诉之日,东峡大通仍欠凤凰自行车货款6815.11万元。

此外,据财经网报道,ofo还拖欠了云鸟、德邦等多家物流供应商数亿元人民币的欠款。同时,从7月份开始,ofo也相继撤出或暂停在澳大利亚、印度、美国等国家和地区的部分业务。

对于ofo最终的结局,接近ofo管理团队的人士张希告诉全天候科技,“最可能的结局是被滴滴收购,只是早一步晚一步的问题,卖身阿里或阿里系也不是100%没可能”,他称,“这需要大家坐下来好好聊聊,没那么简单”。至于最新曝出的E2-2轮融,在张希看来,很可能是阿里、滴滴的权宜之计,“两边都不想便宜对方,又不想ofo死掉,9月需要先发工资吧”。

1

滴滴的“执念”

过去这段时间,滴滴收购ofo的传闻几乎被炒成了“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的热门话题。

7月30日,36氪报道称,ofo和滴滴谈判已经接近尾声,程维对ofo的预期收购价格只有美团收购摩拜的一半—15亿美金左右。8月3日,凤凰科技报道称,ofo相关的收购谈判已接近尾声,滴滴与蚂蚁金服联合出资收购,作价14亿美元,同时还将承担ofo2亿美元的债务。8月22日,极客公园消息称,ofo 最终“卖身”滴滴的协议已经达成,公司作价20亿美元左右;另外,ofo的众多小股东正在陆续收到需要确认签字的文件。戴威暂时保留董事局职位,而ofo的其他几位联合创始人出局。

对于这些报道,ofo官方或其联合创始人于信多次予以否认,指其为假新闻,而滴滴方面一直“不予置评”。

今年以来,双方已被曝进行过多轮收购相关的谈判,但最终无果。

“外界会问戴威为什么不卖,实际上外界不知道情况,关键在于谁出了什么价格,这背后有什么条款,而不是在于出了价戴威为什么不接受”,张希说,“我知道(滴滴)至少有2次出价,都是非常没有诚意的价格”。

梳理ofo的成长脉络可以发现,滴滴在ofo的重要节点上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对于“控盘”ofo也是志在必得。

2016年,当ofo的经营范围还在大学校园时,戴威就拿到金沙江创投的A轮融资。之后的一段时间内,包括朱啸虎在内的投资方曾经多次希望戴威和团队进入城市,但戴威认为时机还未成熟。直到2016年10月,滴滴领投ofo的C轮,并成为ofo除创始团队之外的第一大股东后,ofo正式开启城市战略。之后,滴滴继续参与了ofo的D轮、E轮融资。

滴滴入股后,ofo飞速发展,一度从一天100多万单增长到最高一天3000多万单。2017年5月,比达咨询数据发布的《2017年Q1中国共享单车市场研究报告》显示,ofo的市场占有率达51.9%,摩拜市场占有率为40.7%。

同年,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在骑行“旺季”10月,ofo日订单一度突破3200万。到2017年12月份,ofo从日活到用户增长率,各项数据均超过摩拜,稳居第一。

“这个体量是非常可怕的”,张希说,“人的心态是会变的,他(程维)看着生出来一个东西,突然长到可能比自己的体量都大,有一段时间,滴滴的心态是非常急躁的。”

张希透露,早在2016年初,滴滴就曾试图收购ofo,但当时ofo体量尚小,还有很多可能,戴威没有同意。

2017年底,媒体报道称,滴滴派驻ofo的高管集体休假;滴滴与ofo就后者是否扩展四轮业务等问题上也出现分歧,双方关系破裂。之后,滴滴推出自己的单车品牌——青桔,而ofo也转而向阿里寻求更多资金支持。

今天来看,滴滴始终有收购ofo的“执念”。共享单车行业资深人士陈舟告诉全天候科技,程维要打造一站式出行平台,单车是“最后三公里”的必备环节,滴滴自己的单车品牌青桔并没有形成气候;在这个环节上,美团有摩拜、阿里有哈罗,他们都在争夺互联网生活服务领域的流量入口;于滴滴而言,即便ofo危机频发,经营羸弱,但依然是单车市场上为数不多的可收购资产。

从ofo的体量来看,即便到了2018年5月,在公司传出裁员、资金链断裂等不利消息,相关统计显示,ofo的月活跃用户规模依然有2937.7万,高于摩拜单车的2526.6万,占据第一的位置,依然是制衡摩拜的重要力量。

媒体报道称,滴滴酝酿今年第四季度低价接盘ofo,冬天是单车骑行的淡季,ofo的资金链紧张问题持续得不到缓解的话,利于滴滴抄底。

在张希看来,滴滴在收购ofo这件事上的“死穴”就是低价抄底,“如果不是低价抄底,而是市场价抄底,那不是它(滴滴)干的事”,他说。

不过,对于“低价抄底”的说法,滴滴表示“不予置评”。

2

阿里系的“暧昧”

就阿里系来说,目前对于ofo的态度,尚不清晰。

9月2日,《每日经济新闻》的报道称,滴滴收购ofo一度马上要尘埃落定,但在8月中旬又出现了反复,据说是阿里系和滴滴方面很难达成一致。对于ofo曝出的新一轮数亿美元E2-2轮融资,无论阿里还是蚂蚁金服,都三缄其口,“不予置评”。

曾经,出于制衡腾讯的考虑,阿里需要在单车市场掌握更多主动权,不惜重金扶持哈罗,加码ofo。

今年3月,ofo宣布完成8.66亿美元E2-1轮融资,阿里领投,蚂蚁金服等机构跟投。ofo这轮融资采用了股权加债权的方式;此前的2月份,ofo先后两次将其共享单车作为抵押物,向阿里共计借款17.66亿元。

据《中国企业家》报道,2017年朱啸虎清空ofo股份时,阿里接盘了大部分额度,之后在ofo的持股比例达10%左右,并在ofo董事会获得一个席位,拥有一票否决权。ofo今年3月完成E2-1轮融资后,阿里对ofo的掌控力度进一步提升。

不过,今年6月份,蚂蚁金服的一位投资人对全天候科技透露,ofo对蚂蚁金服的价值已经不大,毕竟支付宝目前要拓展的是下沉市场,而ofo主要布局在一、二线城市。“可能大佬们哪天一起喝个茶就把ofo的结局给定了”,这位投资人说。

从目前阿里系对ofo的态度看,是否会收购ofo,以及是否会让ofo跟哈罗合并,都还存在不确定性。

一位PE投资人近期对全天候科技表示,目前蚂蚁金服IPO时间推迟,说明还没准备好,单车业务在其布局中的位置还没有定论,阿里系对ofo的态度要考虑的因素有很多,都还需要谈。

3

戴威的底线

戴威没有像很多人期待的那样,让ofo与摩拜或者滴滴合并;但也没有像很多人预想的那样,迅速把ofo做死,他仍在坚持。他曾经激励自己说,Facebook也曾经差点卖掉,他觉得只要留着最后一口气,也许就能把握下一个机会。

“戴威这个人,从骨子里,只要是能让他走到终局的(方案),他一切都能接受”,张希表示,“但有一点他(戴威)不能接受——他不能接受方向被别人把控。”

去年底,ofo、摩拜的投资人公开表态,希望双方合并,尤其是ofo的早期投资人朱啸虎,他去年曾在4个月内3次呼吁ofo、摩拜“合二为一”。

去年12月18日,戴威在一个公开活动上演讲,并回应了外界对ofo、摩拜合并的期待。“非常感谢资本”,他说,“但资本也要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创业者应该与投资人良性互动”。

2018年3月13日,ofo投资方经纬中国的官方微信发布了一篇经纬合伙人张颖与戴威的对话文章,据说这个对话的发生时间与文章发布时间间隔了3个月。在那场对话里,戴威告诉张颖:“我觉得共享单车行业合并的概率小,合并的动机没有那么大。”

到了2018年3月26日,戴威接受媒体采访时又改口称,“跟摩拜高层聊过多次,最新结果是有合并可能但还没确定”。

今年上半年,在摩拜寻求接盘者时,ofo曾有机会参与竞购。但李斌对接盘方更看重的是背后的资本和资源,而不是现金。显然,与美团相比,无论资金实力还是资源,ofo都缺少竞争力。

戴威为何改变了态度,愿意接受ofo与摩拜合并?“他(戴威)觉得这就是公平竞争,谁有能力控盘谁就成为最后的主导者,这事他能接受”,张希认为,“或者,也许他很有自信,相信自己一定能成为最后的主导者。”

“如果ofo跟摩拜并,他(戴威)一直是ok的,甚至最终由摩拜主导他也ok,但是不能滴滴主导,这是他的底线。”张希称,在戴威的逻辑里,如果最终由摩拜主导,至少大家做的还是共享单车,由滴滴主导就完全不是了。

90后的戴威希望别人称呼他为“老戴”,处女座的他被员工评价为“自己焦虑型”的CEO,就是“会焦虑,但不会表现出来的”。而在ofo被滴滴并购这件事上,他的底线一度是不能碰的,即便是最熟悉他的联合创始人,也没人能说服他。

今年5月时,戴威还在ofo的一场内部会议中把ofo当时的现状和电影《至暗时刻》中的丘吉尔、战时英国相提并论,认为ofo正处于“至暗时刻”。戴威向当时参会的团队成员表示,“如果不愿意战斗到最后,现在就可以退出”,他还强调,公司未来将保持独立发展。

体量庞大但造血能力不足的ofo已经在戴威的坚持下苦撑几个月,这在一些人看来,“已经非常棒”。ofo的一个投资方评价戴威是“一个纯粹的创业者”。而普世价值观认为,识时务者为俊杰。ofo的一位离职高管认为,他们手里曾经有一副好牌,没打好,但也没办法,都是自己打出去的。

ofo走到今天,戴威应该是心有不甘的,但也只能说,梦想依然丰满,但现实已经很骨感甚至残酷。今天对于戴威来说,剩下的选项不多了。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张希、陈舟为化名)

【欢迎关注通信产业网官方微信(微信号:通信产业网)】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通信产业报”或“通信产业网”字样的文章,凡标注有“通信产业网”或者“www.ccidcom.com”字样的图片版权均属通信产业报社,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摘编等用于商业用途。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通信产业网”。

关于通信产业网
通信产业网是通信产业报社主办的面向通信行业的新锐网络媒体,以“资讯专业 社区活跃 资料实用”的特色报道通信产业趋势,服务通信行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