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线机厂消亡史

通信产业网|2019-07-11 08:54:22
作者:猎云网 来源:猎云网

此前,余承东曾经放下“豪言”——“未来全球只会剩下三个手机品牌,其它一律慢慢被淘汰。”余大嘴的这一席话连同之前“三年超苹果,五年超三星。”一同被大众当做妄人妄语抛诸脑后。

但事实上,余承东的话某种程度上在一步步应验。

过去一年里,华为手机不仅冲到了全球第三,甚至在某些季度成功超越第二名的苹果,在部分市场甚至超越了三星。

与此同时,金立、锤子科技、360、魅族等二线厂商集体失语,或暂停手机业务,或销量骤减,一蹶不振,国内手机市场的玩家越来越少,而少数仅存的厂商面对饱和的存量市场也步履维艰。

智能手机市场在经历了这么多年的残酷竞争后已经相当成熟,头部玩家占据的世行份额越来越大,马太效应凸显。

2019-07-11_085056.jpg

根据IDC中国发布的数据表明,2018年的国内手机市场的前五名分别是华为OV小米和苹果,前五大手机厂商占据了国内市场近80%的份额,而在三年前,这个数字是60%,手机厂商的托拉斯化似乎已成定局。

在这股寡头化的大浪潮下,那些或因为产品力不足,或因为市场策略,渠道单一而在竞争中失败的厂商,逐步退出了大众视野。他们曾经泛起的浪花无人记录,却推动了产业浪潮滚滚向前。

性价比的破产

2014年,波谲云诡的国产手机市场,小米在这一年成功晋位国内手机销量TOP1的宝座,一众传统厂商纷纷开始了自己的互联网化进程,向小米学习。

这一年,360正式进军手机市场,正面临小米互联网模式挑战的酷派与渴望乘上移动互联网东风的360一拍即合。2014年年底,奇虎360向酷派投资4.0905亿美元现金成立合资公司奇酷,生产互联网手机。新手机品牌名字由两家公司名字首字组成,首款新品牌手机主要面向高端市场。

初期的360走的是小米的老路,打极致性价比的牌子,最狠的时候连小米都比不过的。每到新品发布,周鸿祎就在微博上为自家产品造势,360的最终目标是取代小米成为“新国货”,他提出3台旧小米换1部奇酷,并且每隔段时间就要搞一次抽奖送手机活动。

软件方面,360寻求在安全领域的差异化,360OS提供财产隔离系统,在手机内出现任何财产风险,就会提供财产赔付,每次可获得最高一万元的赔偿,一年最多可赔12万。

这些特性为360迎来了第一波客户,360强势地在市场中撕下了一块肉,得到了一段难得的平衡发展的时期。2016年,360手机销量达到500万台,同年三月发布的F4,主打单手握持,凭借亲民的价格和不俗的配置,“安卓小苹果”一机难求,堪称爆款。

彼时的360一片向好,周鸿祎甚至在内部信中提出“三年内努力把公司做上市”的愿景。那时谁也不会想到风云变幻的手机市场会变化地如此之快,以至于到今天,很多人已经忘记了360这家专注网络安全的公司还推出过手机业务。

理想主义的幻灭

同样是2014年,这一年的手机行业迎来一位声量高亢的搅局者,正所谓不做手机的英语老师不是好的相声演员。这一年,锤子科技发布了它的第一款智能手机Smartisan T1,这部被无数锤粉寄予厚望的手机却并未能取得了理想的成绩,还因为各种供应链问题,被许多人诟病是“外行做的手机”。

同年北京, 12 月的冬天,国家会议中心,罗永浩完成了他最后一场个人名义的演讲,《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Ⅳ》成功举办,会上的老罗宣布自己不再以个人名义出现在公共空间,而更多以团队的方式去呈现。

演讲中还提出了“天生骄傲”的理念,锤子文案是这么解释的:“有些事即便你从未提起,心里也一定是骄傲的。比如那次勇敢的拒绝、那段旁人不解的坚持、那个实现了的豪言壮语。“那个理想主义者开始将自己的精神和理念通过产品呈现。

自此,罗永浩开始以更专业的态度去经营公司,着手解决锤子科技旧有的积弊。首先便是组建了公关团队,从前因为罗永浩自带话题热度,刚毅又极端理想主义的性格让锤子树敌无数,人民群众也乐于看高调的人出洋相,在公关团队组建后,锤子的声誉有了一定好转。锤子还着手供应链的完善和整合,虽然直到17年才见成效,但努力总算没白费。

尽管锤子规模不大,但却自带流量,每每有新品发布便总是能摘得热搜流量的青睐。虽然大部分人是抱着“这个相声演员能搞出什么新花样”的态度以嘲讽和轻视的态度看待锤子的,但几乎没有人会否定,锤子是家颇具理想主义情怀的公司。

罗永浩曾多次夸赞锤子手机的用户群体:“几乎所有国内网络平台和大型APP的统计数据都显示,锤科手机的用户,在国产手机用户中,整体是受教育程度(学历)最高,收入最高的,以居住在一线城市的白领为主。”在一次锤科手机的发布会上,甚至数次哽咽:“如果有一天,我卖了几百几千万台,**都在用我们的手机,你要知道,这是给你们做的。”从员工,到用户,锤科上下无不浸润着创始人罗永浩带来的理想主义气息。

但理想主义似乎并不能帮助锤子渡过难关,TNT发布会后,锤子每况愈下,在一次次“下一部一定买”的声浪中,市场将锤子重重得按倒在地。如今的锤子科技的办公地点已人去楼空,残酷的商业逻辑并只依靠情怀和理想运作。

TNT发布会上有这样一页幻灯:“我们在意的并不是眼前的红海或蓝海,而是几千,几万海里之外,你我从未见过的那片海域。”老罗的梦太大,以至于锤子难以承载。

这段关于理想主义的故事完结了,老罗最近也重回大众视野,在社交媒体上颇为活跃,只是言语间带着些沧桑,形影中多了些风尘仆仆。

折损的锉刀

2007年,iphone2G发布,正式拉开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大幕。彼时的国内手机市场还鱼龙混杂,中华酷联在之后的几年中依靠运营商渠道占据占据了国内主要的手机市场,但国产手机还完全不能拿出能与IPHONE竞争的产品。

许多拥有敏锐商业嗅觉的人洞悉到了IPHINE的时代性,在中国南方就有一位姓黄名章的匠人,带着南方人的温润细腻,拿起了造机的锉刀,一次次打磨着细节。

在此之前,魅族已经是国内最好的MP3品牌之一,但黄章却觉得,MP3已经看不到发展方向了,他们站在山顶正无路可走。而此时iPhone的发布,则让他一下找到了方向,黄章决定转型做手机。

初期的魅族走的是精品路线,2009年2月18日,中国国内第一款大屏幕全触屏智能机——魅族M8投入市场。仅仅两个月,M8销量就达10万部,5个月后,销售额就已突破5亿元。

凭借相对优秀的产品力,魅族手机在诞生初期也成功地收获了一大批粉丝,成为国内智能手机市场“小而美”的代表。魅族也积累了一批忠实拥趸,被称为“魅友”。

那时的魅族虽然还没有占据很大的市场份额,但精品化的路线也让魅族在智能手机的草莽时代呈现出一股不同的精致风景。

就连罗永浩曾经也在公开场合表示,很欣赏黄章:“他有工匠精神,有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做到完美的偏执”。小米的创始人雷军也曾表示过对黄章的钦佩,早期的雷军是无意自己做手机的,雷军奔向投资魅族,但谈判失败,这才有了后来的“雷布斯”。

2015年2月9日,魅族科技与阿里巴巴联合宣布,阿里巴巴将投资魅族5.9亿美元。2015年5月11日,魅族科技与京东正式达成战略合作,双方签署60亿元年度采购协议。

魅族开始了疯狂的扩充,在有充足资金注入的情况下,魅族扩延了数条产品线,仅2016年一年,魅族便发布了16款新机,召开14场发布会,十几位歌手驻场,线下门店也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魅族不再走小而美的精品路线,黄章退居二线,曾经手中代表工匠精神的锉刀不再。

然而这样的扩充并未给魅族带来预期的销量,反而因为疯狂造机丢失了工匠精神,令本来钟情于魅族的“魅友”们大失所望。

此后的魅族一蹶不振,再也没有过为市场追捧的“爆款”。从2015年开始,国产手机进入了大踏步的发展期,销量迅速攀升,市场份额上三星苹果等国外厂商不断遭受挤压,OV凭借线下渠道和营销手段销量疯长,华为也顺利打入高端市场,并积极拓展海外业务,魅族的老对手小米在经历2016年“互联网模式失灵“后,也成功在销量下滑后完成逆转。

时至今日,智能手机的增长窗口期已过,除了头部的华米OV,其它厂商已没有多少机会,如今的魅族,尽管黄章“出山”,但在市场大浪潮下如螳臂当车,无以为继。曾经“小而美”的魅族,如今只剩下了“小”,黄章手中的锉刀也再难以雕出既富工匠精神又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了。

冬天来了

这两年,整个国内市场的手机销量在下滑。三四年前,还处于增量市场的手机行业,你发展线上,我去铺线下,反正市场蛋糕足够大。如今的情况是市场在萎缩,此消彼长,你多卖的份额是从别人那抢来的,市场竞争无比激烈,大家相互拼刺刀,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雷军甚至在发布会上公开叫板:“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一向为人诟病高配低价不注重创新的OV不仅成为了手机界创新的急先锋,甚至风别退出了互联网子品牌realme和 IQOO,开始与小米荣耀争夺线上市场,而小米则开始全面注重线下渠道的铺设,并发布小米CC系列,开始攻入本属于OV的女性用户市场。

在今年1月的小米年会上,雷军曾经说过这样两句话:

“同学们,可能每个人都感受到了,冬天已经来了。”

“2019年我们即将面临最严峻的挑战,没有一丝一毫盲目乐观的余地。”巨头如此,小厂更甚。”

18年末,锤子传出了“锤子科技公司成都某处办公地点人去楼空”的报道,锤子科技这栋构造了六年的大厦开始崩塌。

今年6月,多名360人士透露,360手机业务目前已经暂停,原360手机总裁李开新目前正带领团队,在深圳秘密研发360老人智能手表。”

锤子前途未卜,360暂停手机业务,下一个倒下的,似乎只有魅族了。据某机构数据表明,今年四月,魅族的销量不过44万,这与巅峰时期年销量2200万的数字相比简直天壤之别。但这些厂商并未完全退出,他们蓄势待发,留存骨血,等待着下一波一鸣惊人的机会。

有360员工表示,“手机目前的状态是等待机会,团队骨血还是保留的。一部分支持IoT 发展,一部分拓展自己的硬件业务。”老罗也在微博上暗示,会有下一代坚果手机,只是需要一些时间。魅族在最近也传出了新旗舰17系列的消息,在经历一系列人事变动,架构调整后似有意开始做回原来那个“小而美”的魅族。

尾巴

俞敏洪曾经说过:“没有中国企业家的中国,将是一个乏味和贫穷的中国;没有不同个性的企业家的中国,将是商场上一潭死水的中国;没有不同商业模式和激烈竞争的商业世界,将没有今天热火朝天的中国活力。”

当魅族的M BACK为一众厂商确立了最适合安卓的操作逻辑,当FLYME系统在很长一段时间引领UI设计的潮流,当360让国产厂商开始重视安全领域,当许多人为锤子推出“闪念胶囊”等促进生产力效能的软件拍案叫好,这些手机厂商曾在某些领域引领过潮流,但最终没能熬过激烈的市场竞争。我们都看到了乔布斯带领着苹果创造了智能手机时代的序章,但却没有看到有更多厂商在此之后不断优化创新着智能手机。

如今的中国已经是最为成熟的智能手机市场,产业链根系庞杂而发达,在我们享受着这些便利的同时,我们也应当认识到,如果没有这些厂商在国产手机市场草莽时代的奋斗,我们不可能有现在如此成熟的手机产业,消费者也不会用上兼具品质与实惠的国产手机。

企业的发展和竞争、企业家之间的冲突和合作,是中国社会活力和繁荣的重要源泉,是一把把火种,让中国社会不断燃烧和沸腾。而那些促成了今日成熟市场格局的企业,是为火把燃掉的柴薪,我们不应理所当然的遗忘。

【欢迎关注通信产业网官方微信(微信号:通信产业网)】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通信产业报”或“通信产业网”字样的文章,凡标注有“通信产业网”或者“www.ccidcom.com”字样的图片版权均属通信产业报社,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摘编等用于商业用途。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通信产业网”。

关于通信产业网
通信产业网是通信产业报社主办的面向通信行业的新锐网络媒体,以“资讯专业 社区活跃 资料实用”的特色报道通信产业趋势,服务通信行业发展。